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骚母狗的校园生活
骚母狗的校园生活
我的胸前缝着大大「母狗」字样的上衣,不但很短很窄,而且领口还开得很大,扣上扣子之后,看起来其实只是一片把我的胸口紧紧包裹起来的宽布片,不管从上还是从下也可以轻易看到被上衣挤出来的乳沟。

  刚开始时,我还以为这只是用作「观赏」,不过很快就有男生向我示范这个设计的「实际用途」了。把我按倒在地上的男生,坐在我的腰上,大肉棒竟然直接插进我被校服上衣挤出来的乳沟之中,然后挺动起来。在这校服上衣的帮助之下,我的双乳也变成了给男生们奸淫的「肉穴」。

  在强制乳交时,如果男生坐在我腰上还比较好,他们只会强迫我同时舔弄从我的双乳中穿出来的龟头,最后把精液射在我脸上或嘴里。如果男生是从上而下强奸我的双乳的话那就惨了,他们会更残忍地强迫我伸出舌头,钻进他们的屁眼内舔弄。屁眼里又臭又苦的味道,我始终无法适应。

  当然并非每个男生也喜欢乳交,而且我的胸部发育明显比同龄女孩好得多,所以大力揉捏我的乳房也是男生们的乐趣之一。校服上衣的设计十分贴心,对此也考虑周到,所以把上衣扣起来的,只是一拉就开的子母扣,方便轮奸我的男生们,在我的挣扎之中也能够轻松地随意扣上和解开。

  我的校服裙子则是被剪成草裙一样的布条短裙子,完全没有任何遮挡作用。一根毛发也没有的雪白股间,在散开的深色布条之中反而更为注目。而且男生们轮奸我的时候,更是方便得连掀裙子的动作也可以省下,大肉棒一挺,就可以直接穿过布条,插进我的小穴和屁眼中狠干。

  内衣和内裤对我来说己经是奢侈品,只有周末被王主任带出校外,妆扮成廉价雏妓给陌生人玩弄时,我才偶而可以穿上一些比起赤裸还要更羞耻的情趣内衣……

  连校服也被改成这样,我在学校内的待遇,自然可想而知。

  男生们轮奸我的次数一天比一天多。虽然有校长发话保护,不过校长只是让男生不要把我干坏,从另一方面来说,却反而代表学校已经批准男生们在校内随意轮奸我……

  校长的话对我来说唯一的正面效果,就是某些喜欢暴力的男生在想要对我动粗时,往往会被其他人制止,然后这些暴力男生就会更粗暴地干我。当然,打屁股丶扭乳豆丶搧巴掌丶扯头发这些行为,并不包括在「动粗」的范围内。

  所以很多时候,我的双手也会被身后的男生一手抓着,而他的另一只手则是猛拍我的屁股,胯下大肉棒狂干我的屁眼。另一个男生则是站在我面前,扯着我的头发强迫我给他口交,或者直接插进我的食道狂干,同时还要一边骂我淫贱一边搧我巴掌。当然,还会有一个男生躺在我身下,一边狂干我的小穴,一边捏着我的一对小乳豆狠狠拉扯扭动。

  尽管我的理智告诉我,男生的粗暴行为已经带给我痛苦,但是实际上我的身体却并没有抗拒。不但小穴和屁眼被干得不断溅起淫水和肠汁,就连我的食道也已经适应被大肉棒抽插的感觉,不会再被干得呕吐,甚至连被拍打得一片通红的屁股和被狠扭的乳豆,带给我的也不再是单纯的痛楚。

  只有被搧巴掌的屈辱,跟被迫舔屁眼一样,我始终还是无法欣然接受。
  肉体的快感把我迫上一次次的高潮,男生们当然会趁机羞辱我。而且男生们现在已经不顾地点,随时随地也会轮奸我,即使有别的女生在场也同样。开始的不习惯过后,现在女生们不但不会在我被轮奸时回避,甚至一些女生还会一边观看,一边带着鄙视的目光跟男生们一起羞辱我,并且提醒男生们,我只是一条母狗,别拿我来跟她们相提并论……

  唯一让我感到点点安慰的,就是跟我曾经是短暂室友的小婷丶小双丶小圆三人,并没有跟其他人一起欺负我,她们只是像大部分女生一样,对被轮奸的我视若无睹。不过我还是能够看见,其实她们不时也会偷偷向我投来或怜惜或鼓励的目光。

  她们三个,已经是全校唯一没有把我真的当成母狗的人了。

  对其他人来说,我只是学校饲养的母狗,女厕变成了我禁止进入的区域,就连男厕也不是我可以随意进入的。除非是被男生们拖进去,否则我还必需先得到厕内男生的同意,才能进入。也就是说,连没有人的男厕,我也不能进入。
  结果就是我连如厕也必需在男生们的奸淫之下进行,或者一边被干着屁眼一边撒尿,或者直接被轮奸到失禁。甚至还有部分男生喜欢一边干着我的小穴一边让我拉屎,连我自己也觉得恶心,他们却还是看得很兴奋。

  没多久,就连上课时间也沦陷了。

  刚开始的几天,只有老师会在上课时被我的衣着吸引,让大家做题时把我拉到一旁强奸。

  后来,就连老师也不再忌讳,直接就让我坐在他们的大腿上,一边干我一边讲课。

  再后来,连男生们也开始在课堂上干我。为免混乱,老师还给男生们以成绩排名,名次较前的,可以优先干我,排后面的则要等到前面的不干了才能补上。不但被肆意轮奸,我还被老师们当成鼓励男生念书的诱饵。

  而且,课堂轮奸时,我还必需死命按着嘴巴,忍耐本能的娇喘和哀叫,因为老师们说过,如果我的淫叫比男生们打我屁股的声音还要响亮,骚扰到其他同学上课的话,我就会像未经批准擅自进入厕所一样被记过。

  校长除了给男生们放话不许干坏我以外,也曾经放话给我,说如果我的操行太差被退学的话,就要向我的爸爸妈妈公开我在校内的「淫乱记录」。只有这一点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,所以我根本无法反抗可以给我评操行的老师们,为我订下的任何残酷规定。

  轮奸,已经变成我的日常生活。

  从早上开始,我就是从睡梦中被直接干醒的。

  我醒来时,趴在我身上的,有时是校工丶有时是同学丶有时是高年级学长,总之任何人也有可能。我的宿舍只是给我睡觉的地方,却并不是我的私人空间,所有人也可以自由出入我的宿舍。

  然后,就是一边被干一边梳洗,在我离开宿舍之前,小穴和屁眼里至少也会有一根大肉棒在抽插着。

  早餐时,我已经不用再到后厨,直接就在食堂上被刘师傅和他手下的小工一边轮奸,一边吃下他们为我特制的精液早餐,途中还不时有人会在我面前的狗食盘里添加上新鲜的现榨精液。

  不把全部精液早餐舔得乾乾净净,刘师傅也不会放我离开。

  接下来我就要赶紧在迟到之前回到教室。对其他人来说很充裕的时间,对走没两步就会被按倒轮奸的我来说却远远不足,我还必需苦苦哀求正在轮奸我的男生们。不是求他们放过我,那是不可能的,我只能求他们在轮奸我时可以边走边干。

  我的同班同学还很喜欢就在我的教室门外轮奸我,老师明明看见我被一众男生抓住轮奸,却只会责骂我明明已经来到门口还在淫乱不进教室,阻碍大家上课,甚至威胁说如果钟声响起我还未进入教室,就是迟到,要扣我的操行。这时候我只能说尽各种无耻下贱的淫乱说话,哀求正在轮奸我的男生们,先进教室才继续干我。

  课堂上,连我的座位也被改装。像是两把椅子叠起来一样,我坐在上面那一把椅子,不过这椅子没有椅面和椅背,我必需双腿大大分开地「挂」在这个椅架子上。

  椅架子下方的正常椅子,则是用来给干我屁眼的男生座的。我的座位前也没有桌子,方便站在我面前干小穴的男生。

  一般来说在课堂上没有男生会干我的嘴巴,他们最喜欢就是以接力的方式一直狠干我的小穴和屁眼,看着我在连续高潮之下,却还要拼命忍着呻吟声的样子。有时候,就连我的双手也会被抓住,让我连想要掩着嘴巴也不行,只能红着脸强行憋住叫声。

  就连体育课我也不好过。

  换衣服时,我根本不能进更衣室,只能当众换衣服。而且我的体育服也是特制的,特别小件的上衣和三角形的裤子,根本就只是一套薄薄的半透明内衣裤而已。

  第一次上体育课时,我还有少许期待,因为体育课是男女生分开上的。可是当体育课开始后,老师却说她带的是女生班,而我不是女生,只是母狗……
  最后,男生班好心收留了我……

  在校内一直被轮奸丶被轮奸丶被轮奸,直到晚自习过后,我还必需立即赶回宿舍。

  那些早上不方便干我的人,早已经等在我的宿舍内。然后,就是晚上的大轮奸。

  早已体力透支的我,每一晚也会在大轮奸之中彻底失神。

  再睁开眼睛时,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。当然,我身上也如常的正趴着一个男生在努力猛干……


【完】